当前位置:首页 > 暧昧短信 > 正文

过年了,回趟家好吗?

发布时间:2021-02-26

过年了,回趟家好吗?

母亲真的老了,变得孩子般缠人,每次打电话来,总是满怀热情地问:你甚么时候回家?且不说相隔一千多里路,要转三次车,光是工作、孩子已让我分身无术,哪里还抽得出时间回家。

母亲的耳朵不好,我解释了半天,她仍旧热切地问:你甚么时候能回来?几次三番,我终究没有了耐心,在电话里大声嚷嚷,她终究听明白,默默挂了电话。隔几天,母亲又问一样的问题,只是那腔调怯怯地,没有了底气。像个不甘心的孩子,明知问了也是白问,可就是忍不住。我心一软,沉吟了一下。

母亲见我没有烦,立刻开心起来。她欣喜地向我描写:后院的石榴都开花了,西瓜快熟了,你回来吧。我难堪地说:那末忙,怎样能请得上假呢!她急急地说:你就说妈妈得了癌,只有半年的活头了!我立刻责怪她胡说,她呵呵地笑了。

小时候,每逢刮风下雨,我不想去上学,便装肚子疼,被母亲识破,挨了一顿好骂。现在老了,她反而教着女儿说谎了,我又好气又可笑。

这样的问答不停地重复着,我终究不忍心,告知她下个月一定回去,母亲竟高兴得梗咽起来。可不知怎样了,永久都有忙不完的事,每件事都比回家重要,最后,到底没能回去。电话那头的母亲,恍如没有力气再说一个字,我满怀内疚:妈,生气了吧?母亲这一回听真了,她连忙说:孩子,我没有生你的气,我知道你忙。

到年底了,我接到姨妈的电话。她说:你妈妈病了,快回来吧。我哪里相信,我们前天才通的话,母亲说自己很好,叫我不要挂念。姨妈只是不住地催我,半信半疑的我还是回去了,并且买了一大袋母亲爱吃的油糕。车到村头的时候,我伸长脖子张望着,母亲没来接我,我心里颤颤地就有了种不祥的预见。姨妈告知我,给我打电话的时候,母亲就已不在了,她走得很安详。

原来半年前,母亲就被诊断出了癌症,只是她没有告知任何人,仍和平常一样乐和和地忙到闭上眼睛。并且把自己的后事都安排妥当了。姨妈还告知我,母亲老早就得了眼疾,看东西很费力。我牢牢地把那袋油糕抱在胸前,一颗心恍如被人挖走。

原来,母亲知道自己剩下的日子不多了,才不住地打电话叫我回家,她想再多看我几眼,再和我多说几句话。原来,我挑剔着不肯下筷的饭菜,是她在视力模糊的情况下做的,我是多么的粗心!我走的那个晚上,她一个人是如何摸索到家,她跌倒了没有,我永久都无从知道了。母亲,在生命最后的时刻还快乐地告知我,牵牛花爬满了旧烟囱,藊豆花开得像我小时候穿的紫衣裳。你留下所有的爱,所有的温暖,然后安静地离开。

我知道,你是这世上唯一不会生我气的人,唯一肯永久等着我的人,也就是仗着这份宠爱,我才敢让你等了那末久。可是,母亲啊,我真的有那末忙吗?你留意过自己的父母吗?

如果有一天,你发现妈妈的厨房不再像之前那末干净;

如果有一天,你发现家中的碗筷好象没洗干净;

如果有一天,你发现母亲的锅铲不再雪亮;

如果有一天,你发现父亲的花草树木已渐荒废;

如果有一天,你发现家中的地板衣柜常常沾满灰尘;

如果有一天,你发现母亲煮的菜太咸太难吃;

如果有一天,你发现父母常常忘记关灯;

如果有一天,你发现老父老母的一些习惯不再是习惯时,就像他们不再想要每天洗澡时;

如果有一天,你发现父母不再爱吃青脆的蔬果;

如果有一天,你发现父母爱吃煮得烂烂的菜;

如果有一天,你发现父母喜欢吃稀饭;

如果有一天,你发现他们过马路行动反应都慢了;

如果有一天,你发现在吃饭时间他们总是咳个不停,千万别误以为他们感冒或着凉,那是吞咽神经老化的现象;

如果有一天,你发觉他们不再爱出门……

如果有这么一天,我要告知你,你要警觉父母真的已老了,器官已退化到需要他人照料了。

如果你不能照料,请你替他们找人照料,并请你请你千万千万要常常探望,不要让他们觉得被抛弃了。

每一个人都会老,父母比我们先老,我们要用角色互换的心情去照料他,才会有耐心、才不会有怨言,当父母不能照顾自己的时候,为人子女要警觉,他们可能会大小便失禁、可能会很多事都做不好,如果房间有异味,可能他们自己也闻不到,请不要嫌他脏或嫌他臭,为人子女的只能帮他清算,并请保持他们的“自尊心”.

当他们不再爱洗澡时,请抽空定期帮他们洗身体,由于纵使他们自己洗也可能洗不干净。当我们在享受食品的时候,请替他们准备一份大小适当、容易咀嚼的一小碗,由于他们不爱吃多是牙齿咬不动了。

从我们诞生开始,喂奶换尿布、生病的不眠不休照料、教我们生活基本能力、供给读书、吃喝玩乐和补习,关心和行动永久都不停歇。如果有一天,他们真的动不了了,角色互换不也是应当的吗?

为人子女者要切记,看父母就是看自己的未来,孝顺要及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