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暧昧短信 > 正文

三姑:那个一生都在同命运抗争的女人

发布时间:2021-02-26

三姑:那个一生都在同命运抗争的女人

文/listen

“三姑”是我们家小区门口卖凉面的阿姨,对我母亲的称呼,由于她排行老三。我妈今天回家对我说,刚刚我回来的时候,卖凉面那个阿姨对我说,三姑你儿子好……这时候候我妈的思惟恰好被卡住,我很期待她说出的是一句,你儿子好帅哦。紧接着几秒钟过后,我妈接着说,她说你儿子好瘦哦。

三姑是火炮性子一点就着,她是三兄妹中最小的,父母惯着她哥哥姐姐由着她,三姑没读过几年书,是由于她不喜欢读书,上到初一的时候,老师到家里来找人,她就是死活都不去,谁都拿她没办法,所以她19岁就嫁给了邻村的小杨。小杨很是勤奋懂事,农忙时节总是先来帮老丈人家的忙,所以岳父岳母对他也甚是满意,平日里小杨就帮着大家修理一些家用电器,由于他活做得好人又热忱,村里村外的人都对他赞不绝口。

三姑年轻的照片,我也是看过一些的,虽然说不上如何貌美,但是农家女孩儿的水灵却还是有的,何况她也有170的身高,也算的上亭亭玉立了,所以这小两口,也算得是村里人人称赞羡慕的一对。

惋惜好景不长,一天夜里,满天的星星伴随着此消彼长的蛙声和虫鸣,还是跟平常一样,小杨的姑父神色匆忙的来家里找到了他,说外面打电话回来,说他的儿子在外面被警察拘留了,要家里的人拿钱去取,他姑父自己又是个瘸子,所以只能是由他去看守所刺探表哥的消息了。

月光如水的的夜里,你也许看得见一星点的灯光着在镀了水银的柏油马路上,闪烁着前行,或许是由于小杨的心急,或许是由于卡车司机长途驾驶的疲劳,悲剧就在一瞬间酿成了,如果那个司机在哪里耽搁一下,晚动身一分一秒;如果小杨胆子再小一些,坚持要明天动身;或他根本不会骑自行车,那或许他就不会死了。那一年三姑才20,怀孕6个月。

刚传来这个凶讯的时候,三姑差点没站住,一下就摊在了地上,在大哭了三天以后,三姑意想到小杨再也回不来了,等到头七过了以后,她回到了外家几近半个月都没有出门。期间也有人劝过她说,不要这个孩子吧,你还年轻,没有孩子你将来还是可以找个好人家的哩。三姑坚定的摇了摇头说,我一定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,由于他是小杨唯一的血脉,只有这样我才对得起他,看到孩子我就会想起他。

七个月的时候,三姑便把孩子丢给了外家的爸妈,自己南下去打工。一去三年,回来的时候,孩子躲在她爸妈的身后,眼睛里充满了惊骇和好奇,孩子完全不认识她,三姑眼睛一红泪水便流了下来。父母劝她不要出去了,就在家里带孩子吧,三姑说孩子没有爸爸,我只有趁年轻多挣些钱,给他存着给他将来读书用,那一年,我喊出了有生以来的第一句妈妈。

小时候,院子里的小火伴们总是嘲笑我没有爸妈,说我是捡回来的野孩子,每当谁说这话的时候,我就会冲上去打他,那时候我又瘦又小,所以每次最后挨打的都是我。有一天外婆放羊回来,见我一身脏兮兮的,衣服也被扯破了,脸一沉就大声的斥问我,是否是又和院子里的小朋友打架了,并一边栓羊一边用手去拿细条要打我。

刚打两下我就哭了,我历来也没觉得有这么委屈过,我就哭着问外婆我爸爸呢?为何别的小孩都说我没有爸爸?他们都说我是桥洞底下捡来的。外婆扬着细条的手又放了下来,对我说,谁说的?你告知我是谁说的这话,我去撕烂他的嘴。她说,你爸爸他在外面很远的地方打工哩,你要听外公外婆的话,等你长大了读书了,他就回来。说着外婆也流下了眼泪,搂着我哭做一团。

以后谁在笑我的时候,我总会自豪的告知他,我爸爸在外面挣大钱,其实爸爸这个概念对我来讲很模糊,自己都不肯定到底需不需要他,或许只是小火伴们嘲笑我的时候,我才需要得着他,由于我从未见过他,他亦从未抱过我。

我倒是有一些很想念三姑,由于她常常给寄些新衣服和玩具回来,她也打电话回来,那时候村里很少有电话,一般都是打到村长或队长家里,然后广播里就开始喊那一家人的名字。每次叫到我们的时候,外婆就立马放下手中的过活,拖着我急急忙忙的赶过去。

童年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,转眼我就快要上小学了。有一次下了很久的雨,外面的鸡鸭都不出去了,地上和石头上都长满了青苔,院子的奶奶带着她的小孙子到我们家来玩,外婆和她在堂屋里剥玉米,我就和她的孙子在屋檐下玩,我们玩得太高兴了,因而就抱在一起转啊转,一不谨慎我们就踩在了青苔上,然后我们一起直直的摔到在了地坝里,不同的是我在下面他在上面,听到我的哭声,外婆马上冲堂屋里冲了出来,筒靴都没顾得上穿,就抱着我在泥泞的田坎上一瘸一拐的到了村上医务室,后脑勺摔破缝了12针。

外婆都是过了几天才给三姑打的电话,虽然缝了针,可是我还是觉得有些疼,不知怎样的,一听到三姑的声音,我就哭了起来,说了一句,妈妈我想你,你甚么时候回来啊?三姑说一句,儿子,妈妈也想你,说着她也跟我一起哭。

第三天三姑就回来了,她看着我后脑剪得光秃秃的头发和贴着的白纱布,她眼睛里闪着泪花,她放下手中的行李想来抱我,我却带着犹豫迟疑的眼光看着她,两只脏兮兮的小手不停的搓着衣角。或许是由于小孩子好哄骗,所以几天以后,我还是跟三姑耍熟了,我们在一起就像朋友一样,她是我小火伴中的大火伴。

童年没有忧愁,所以太阳总是很快来了又走,转眼就到了我要去上学的年纪,由于本村没有一年级,所以我要去很远的村庄里上学,开学的前一天,我背上她给我买的印着美少女的书包,三姑把我打扮的像个小姑娘一样,她送我去上学,一路上三姑给我讲了很多话,我却没有认真听,由于我完全沉醉在开学的兴奋当中,不是去捉蜻蜓胡蝶,就是去追人家的小狗,三姑在我身旁,我胆子恍如大了很多。

我觉得很快就到了学校,三姑把我领到老师眼前,跟他讲了很多,面对一教室陌生的小朋友,我也变得拘束起来,一直躲在三姑的身后,最后她又蹲下身来整理好我的领口,让我好好学习,在学校不要跟小朋友打架,要听老师的话,在家要听外公外婆的话。我盯着她虽然不是完全很懂,可是我还是像小鸡吃米一样不住的点头。临走时她对我说,你爱一下妈妈好不好?我的小手捧着她的颈项,用我的小脸蹭了蹭她的脸,我说,妈妈你要早点来接我放学哦。

下午放学时,我并没有看见三姑,由于我老早就在门口看见外婆的身影了。虽然有一些失望,多是由于还沉醉在上学的喜悦当中,一路上我也问过外婆,怎样妈妈不来接我呢?外婆恍如早已想好了措辞,对我说妈妈在家做饭呢,煮的好东西等着我们快些回去吃,因而我就拉着她飞快的略过那些花草树木和屋舍,恍如胡蝶都被我跑起来的风带得一颤。回去的路很长很长,感觉比去时远了好多,离家越近我越惧怕,由于我心底已有一种令我不舒服的预见了。

三姑又走了,但是这一次只去了一年,由于我跟班里的二狗打架,又摔破了后脑勺,这次我也只缝了6针,可是三姑决定不再出去了,她决定留在家里带我。大姨家很早就在县城里买了房子了,由于离菜市场近,所以她叫三姑去她们楼下卖菜。

半年后同村的卢老头给三姑说了一个男人,一开始她也没答应。可是由于知道那个男人也是外公战友的儿子,所之外公就让三姑斟酌一下,同时又有人说他们家住在镇上,出门就是柏油马路,下雨上街都不用踩脏鞋,你不为自己斟酌,也为你儿子斟酌下嘛。以后他去镇上上学,也不用走这么远的路了。

我也不记得我们是甚么时候搬去他们家的,我只知道那一年我八岁上2年级,刚去的时候,屋里很脏到处都是很厚的灰尘,屋里还有一个跟我差不多大的男孩,三姑用了一整天,才把屋里整理得干干净净,晚上烧了热水,给我和那个男人的孩子洗了澡。男人是个赌徒,原来由于长时间在外面做生意,老婆跟同村的一个男人好上了,离婚以后他就每天打牌,钱输完以后,还欠了银行好多的贷款。

三姑来了以后,跟他学着划玻璃做门窗,到处去联系生意,可是男人还是很懒,洗脚水都让我和他儿子给他端到眼前,那时候我的气力恰好够端起半盆水,可是仍然很费劲。之前都是外公外婆给我打水,给我洗脸给我洗脚的,从未遭受过如此待遇,我第一次回外公外婆家,看见他们就扑过去哭了。外公外婆也问三姑怎样回事,她若无其事的说到,小孩子做点家务事没甚么,又不是甚么伤力的事情,男孩子更应当多做些事情锻炼下。

听到她这么说,我眼里全是恨意,那是我第一次用那模样的眼光看她,觉得她是既陌生又丑陋的狠毒女人。我本来死活也不回去那个家的,可是力气小,我拧不过她,又被她拖了回去。

三姑来到这个家以后,没日没夜的干,几年后家里的情况开始好转,银行里的贷款也渐渐的还清,屋里也开始添置新的物件,可是男人却更加变本加厉了,他又开始打牌,而且比之前玩得更大,牌友也开始约到家里来打牌,屋里的大小事务重活轻活,全部交给三姑一个人。三姑外面的事忙了,还要忙家里,每天到点了,就要急忙的赶回来,给我们做饭洗衣服,好多时候,水都没有顾得上喝一口。

三姑也不是傻子,她脾气也很暴躁,所以从进这个家起,几近每天听得见他们吵架,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,吵架的时候,我和那个男人的孩子,都待在自己的屋子里不敢出来,就算是上厕所,都要等他们吵完了才敢出来,有时候他们清晨两三点,都会在吵架,由于那个时候,正好那个男人刚打完牌回来。

有一次吵的最利害的时候,他们就都开始摔屋里的东西,最后扭打在一起,那个男人个子很大,三姑的个子也很大,所以他们打架一时间也分不出胜负,我和那个男人的孩子都惧怕极了,我们还是只有蜷缩在自己的小屋子里面。

透过窗子我可以看到,男人准备乘车离开,三姑从工具箱里面抄起一个铁锤,跟上去就照着那个男人的脑门上来了一下。紧接着那个男人就像条没有骨头的蛇一样,软绵绵的到了下去。

事后我惧怕极了,看着三姑满身的伤痕,我抱着她眼泪哗哗的流出来,我对三姑说,我们走吧,离开这儿。三姑对我说,没事,大人的事小孩不要管,你们快去上学。放学后我途经镇上的茶社,看见那个男人,头顶包了块纱布,坐在桌子上打牌。

我在这个家多少年,三姑就和那个男人吵了多少年,几近一天都没有歇过。转眼我就已16岁,开始上高中。三姑他们也在县城里买了房子,三姑还是一样,为了生计和这个家四周奔走,到了中午仍然准时回来给我们做饭,那个男人也是很准时的下桌子回来吃饭。

反正不知从哪一天开始,反正比那一天更早,我开始讨厌这个家,讨厌家里的每个人,讨厌那个不做事光打牌的男人,讨厌如此卑下低下的三姑,讨厌听得见每天吵架声的屋子。因而我结识了一大帮狐朋狗友,也开始耍朋友,每天晚上下自习以后,就到处去玩,有时候是游戏厅,有时候是网吧。没有钱去这些的地方的时候,乃至一个人到处去游荡到了深夜,我也不想回去。

我就开始想,想三姑最好和那个男人离婚,但是又觉得有哪里不对,由于今天的一切都是三姑挣来的,离婚的话财产一人一半,仿佛三姑又太吃亏,所以我就想,如果那个男人自己死掉,便是最好的了。这样三姑的财产便不用再分给任何人。那个男人又喜欢吸烟又不劳动,所以我觉得他应当很快就要死了,所以每当他咳嗽得利害的时候,我就盼望他快点死掉最好了。

好人不长命,坏人万万年,或许真应了这句话,所以他一直都没有照我盼望的那样死去。可是我已等不了了,也再也忍耐不了他对三姑的态度了,所以我决定去买毒药毒死他,可是去之前,我又想了很多种可能,我该怎样下毒?我要是下了毒,万一他那碗被三姑或被他儿子端了呢?万一他吃不完,倒了一些给三姑呢?我就是这么爱空想,所以到最后,我还是没去买毒药。

可是只要他不死,我就不想回去,由于我恨他恨这个家,也恨三姑,由于她总是动不动就由于一点小事就打我,我觉得,她根本就是在拿我当她在那个男人那里受了气的出气筒。有一天晚上,我喝了很多酒,几个同学把我搀扶着送到了家门口,开门的时候,三姑手里正拎着棍子等我,我回家鞋子一甩,就开始往沙发上躺,她就开始拿棍子来打我,我由于喝了酒也不怕她,因而就去抢她手里的棍子。然后她又开始用脚踢我,用手拧我身上的肉,然后我就跟她吵了起来,最后我们就骂了起来。

由于心中有压抑多年的不平和怒火,我不顾一切的用上了这世间最狠毒的言语,甚么刺耳的话都骂出来了,那时候我还是很瘦弱,根本打不过三姑,在家里追逐了几个圈子以后,我就向门外跑,跑出几步以后,我就听见后面摩托车发动的声音,三姑骑上摩托车来追我,嘴里并说着,我今天一定要撞死你个小忘八!

当时我酒就醒了一大半,我再怎样奋力的跑,也还是跑不过身后的摩托车,我知道我今天做得太过分了,三姑也是脾气火爆的人,我真不知道她会做出怎样的事情来,情急之下我跑入了一个死角。眼看摩托车愈来愈近了,我贴着墙壁滑稽的闪躲,惧怕极了。

这时候候摩托车却停住了,三姑跳下车来,任摩托车倒在一旁,她向我冲了过来,我以为她又要打我,我习惯性的用手遮挡,哪知她只是拉着我的手,把我从地上拉起来,大声的对我说:你个嫩爹,究竟要怎样才听话?要啥子时候才能晓得了事?你知不知道你娘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,为了你能有一个好的环境读书,为了能让你好好读书,为了能让你考上大学,为了你将来能有更好的生活,不然我为何要给人家当牛做马?为何每天要这么没日没夜的干?要不是由于有你,你父亲死了那会我就不想活了!

她又问,你究竟要怎样才晓得了事?是否是要妈妈死了你才觉悟得过来?如果是你要妈妈去死,那妈妈现在就去跳楼。这时候候三姑说话的语气已变得颤抖,她已哭做了泪人。

我心里恍如有一千根针在扎我,就好像有一千把刀子在戳我一样,我巴不得自己从未诞生过,我从未意想到三姑为我付出了这么多,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,我还骂她犯贱。那时候我才意想到,原来妈妈一直都在为我活着,没等她转身,我双腿一软就跪在了她的眼前,她也坐在了地上,我们娘俩抱着哭做一团。

从那夜以后,我不再怨恨那个男人,也不怨恨这个家庭,由于这一切都是三姑的选择,由于这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,由于我不论怎样的哭闹,了三姑和我的现状,在我没有独立没有挣钱没有能力带三姑脱离苦海的那一天,想再多说再多抱怨再多,都该变不了任何的东西。三姑一生都在不屈服,都在同生活做斗争,却始终还是逃脱不了宿命。

谨以此文,献给把一生都奉献了给我,用生命爱我的妈妈,那个一生都在同命运抗争的坚强女人——我爱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