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甜言蜜语 > 正文

记住,内向是你的优势

发布时间:2021-02-23

记住,内向是你的优势

如今的职场仿佛是”外向人”的天堂,不但要会做事,更要会说话、会做人,”沟通技能”和”人际关系”取代了”专业能力”,成为关键词;”团队合作”和”脑力激荡”成了显学;开放空间变成所有办公室设计的最高指点准则。

至于个性内向的人,是不是真如职场恐龙,等着被淘汰?

但是,最新一期《时期》杂志制作了有趣的封面故事《害臊的气力》(The Power of Shyness),完全颠覆了过去对个性的迷思。

文章援用了作家苏珊?坎恩(Susan Cain)刚上市新书《安静》(Quiet: The Power of Introverts in a World That Can’t Stop Talking)的研究结果显示,会说话、又晓得做人的”魅力型”领导人可说是”损人利己”,他们能为自己争取到较好的薪资待遇,但是却无助于组织绩效;团队脑力激荡效果不彰,到最后常常只有爱发言的人意见被采用。

1970年代开放空间成为显学以后,上班族的个人工作空间缩水了60%,但生产力并未提高,由于开放空间严重妨碍专注力、记忆力,而且致使高离职率。

事实上,两种个性各有长处,并没有优劣问题。根据研究显示,个性内向的领导人更能有效领导个性外向、积极主动的员工,个性外向的领导人则比较合适领导被动型员工。简单来讲,就是一种互补关系。

对个性内向害臊的人来讲,这则报道让他们取得了期待已久的”平反”机会。

愈虚伪,话愈多

练就工作耳=聆听能力+适当而且正确的对应!《练就工作耳─耳朵也要会读心》作者内田和俊从商业职场现况分析起,以各式各样的案例解说,指出许多上司及下属两方常犯的聆听毛病,并分析其缘由背景,再改正职场中对”聆听”的观念:

有时没法把心中所想的事直接说出来,主要是由于斟酌到对方。(这句话直接说出来可能会伤到他,如果我这样说他应当会很高兴才对)。

假设世上每一个人如果把所思考的全部都说出来,我想社会可能会遭到更多的伤害(从另外一个角度看,也许是更轻盈、干脆吧!)大多人不愿说出全部的想法,也是一种自我防卫(保护自己)的手段。(这样说可能引人讨厌,如果被视为变态就完了,被他人嘲笑多羞耻,惧怕被谢绝)。

问题是,这类担心与恐惧让沟通这件事变得更复杂,也是不争的事实。

也有人由于害臊或感到羞耻,遇到自己爱好的、自认为很重要的、担心的、恐惧的或正在烦恼的事物等内心深处觉得最重要、最微细的情感,绝对不会从口里说出来。

再加上前陈述话者与听话者双方的期待和空想,本来应当作为传讯工具的语言,明显越来越失去其功能功效了。

但是就另外一方面来看,现代人有时仿佛很多话。

人在何种场合会多说话呢?提示是,在所说的话正好与心中原来的目的相反的时候。也就是想要隐瞒某些事实或欺骗对方的时候。

大家一定有些经验吧!想得出那些经验吗?

我相信一定有人有过这类痛苦的经验。为了隐藏自己邪恶的意图,因此对上司或客户讲出过剩的话,反而自掘坟墓,害到自己。

特别是在自觉良知不安、没有信心、不安或充满迷惑时,我们常常会说出没必要要说的话。

因此,如果孩子没人问他却说个不停,部属比平常更爱辩论,面对质问的业务员只会重复不实在的话,就表示对方极具有隐瞒或欺骗的可能。

其它如一味地提出反驳的言论,固执地想说服对手,把自己的理由视为天经地义,不断提出解释让对手几近翻脸生气的情况也时有所闻。事实上,我们常常在应当谨言慎行的时刻,却出口无遮拦的偏向。

从事顾问与员工支援计划(EPA)咨询时,我曾留意到以下的情况。

不满的人(指容易感到不平与不满足的人)与缺少自信的人(具有不为人知的复杂偏向的人)通常话比较多,咨询时间总是比原定时段长很多。

就这样,不只是留意发言的内容,也要留意讲话的长度,当你聆听对方说话时,就会搜集到更多的参考信息。

这类已渉及到语言特点的凝听方式就是所谓的”商业聆听”。

不要言多意寡,应当要言寡意多。

以上是希腊数学家毕达哥拉斯(译注:英文名Pythagoras of Samos,生于公元前五八○年~五百年,他也是哲学家语音乐理论家和素食主义者。)的名言。

意思是说,如果你是发言者,不是为了想隐瞒或欺骗,而是为了”转达讯息”而使用语言。这时候候,选择精简的用语也很重要。

但是如果担负接受讯息者的角色,就不只要注意语言的内容,也要注意发言的数量,发现之前未曾留意到的新讯息的可能性也会因此提高。

心听的能力=理解对方真意的能力。让我们再确认一次”耳闻能力”与”心听能力”的不同。“耳闻能力”=理解语言所转达的事实的能力。“心听能力”=捕捉发言者话中真意的能力。“心听能力”也能够说是”解读发言者字里行间奥妙之意的能力”。

担负发言角色时,常人的偏向是过度依赖语言,因此发言时对语言持着较强烈的意识。反过来担负受讯者角色时,现况也显示,我们总是本能地去汲取语言之外的其它讯息要素。为了解读发言者言语之间的真义,正确读取其发言内容,就必须提高收讯的天线角度,吸取言语以外的讯息。(
)言语以外到底有甚么值得注意的讯息呢?我们又该如何去解读隐含在这些讯息里的意义呢?据我所知,事实上对方的真义或隐藏在内的情感,几近都是用非语言表达的。问题是,具体的表达方式是甚么?非语言表达比率有多高?

让我用一组简单的数字,来介绍有关此问题的简单答案吧!

它就是”麦拉宾法则(the rule of Mehrabian)”(译注:美国心理学家麦拉宾(Albert Mehrabian),生于一九三九年,目前为南加大(UCLA)的心理学教授,一九七一年提出此法则)所提出的数字。

我想,温习(brush up)”心听能力”时,最重要的就是深入理解麦拉宾法则。(解说在后)

到此为止,我们一直以语言为中心在讨论沟通,但是我们也知道语言并不是沟通的唯一要素,只是传讯手法的一部份而已。也说过沟通是由”听”与”说(传讯)”配套组成。传讯的手法则是由语言+肢体语言+音调配套组合而成。让我用更具体一点的方式来解说。

一听到”肢体语言“,我们很容易就先入为主地想到”身体动作”和”手势(gesture)”。但是,在此书中,肢体语言的定义可能更宽阔一些。

也就是说除”身体动作”和”手势”以外,再加上眼(视野与对视时视野的接触)、表情、动作、态度、手的动作、气氛、彼其间的距离、服装、发型、化装等,全都包括在内。

这些信息的共通点何在?

它们都是靠视觉捕捉到的信息。我们很容易误以为沟通只靠耳朵与嘴巴,别忘记,除此以外,也要靠眼睛多方视察。

至于音调(音调),指的是声音大小、高低、强弱。其次是声音之间的间隔、说话的速度、抑扬抑扬、起伏旋律等。更简单的形容就是:每一个人个别具有的”声音的表情”。

但是沟通时,语言和声音实际上是一体的。

到底应如何切割?

无妨这样想,语言是”可以直接书写成文字的东西“。音调虽然也能够用文字方式加以说明,但没法直接写出相对的文字。

有关语言与音调的重点,如上所述。

接下来是发问。

当我们扮演受讯者(接受信息者)角色,也就是担负听者时,必须讨论信息量的多寡,假定总信息量为一百,我们到底能从发言对手那里实际获很多少的信息量呢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