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情话 > 正文

三十岁那年,我的梦想是年薪十万

发布时间:2021-02-23

三十岁那年,我的梦想是年薪十万

文/小川叔

三十四岁那一年,几个朋友一起庆祝我的生日,我这才发现,原来不知不觉中我已实现了当初的“心愿”。原来以为高高在上的十万年薪,现在看来只是一个小小的山丘,不过如此啊。

如果哪家公司能给我年薪十万,我可以在那做到死为止!

我说这句话的时候,我是一个广告公司的小职员,月薪五千,这数字在我过去的工作履历里比任何一个公司开得都高,乃至它在我的人生里都具有了划时期的意义。

那是2008年,那一年我29周岁,虚岁30岁。

我不知道有多少男生在乎“三十岁”这个岁数,最少我在没有到达三十岁之前,我都非常在乎,我总觉得那对一个男人来讲,是一个门坎。

古语说三十而立,这句话让很多男生都把三十岁当作一个演变的仪式,恍如到了那个岁数自己就真的进化了一样。因此,我在三十岁之前一直都很纠结于周岁和虚岁这类问题,我努力地去认定自己的周岁年纪,觉得仿佛这样就小了一岁,可让中年危机来得更晚一点。

2008年,那一年物价和房价还没有飞涨到现在这么利害,我得手的工资只有4300块,和一帮子朋友去吃饭的时候偶尔还会冒出一些小自卑,认识的朋友里有做销售的,买了好几套房子,有上市公司的财务总监,金领阶层光芒万丈,有五百强企业的经理,有知名服装品牌的中高层,我那时候话不多,由于总怕自己说错,蜷缩在人群里一个不起眼的角落,听他们扯淡聊天,陪他们吃饭喝茶。

小伍和小天这两位朋友都是在那时候认识的,认识的最直接的理由大概是他们不造作,很少提自己的存款和房子,也不炫富,全身上下你看不见几个带着大LOGO闪瞎狗眼的牌子,随和的人多少会让我觉得放松一些。固然这些由于爬山而认识的户外驴友里,也有类似我这样的穷人,薪水不多,但是很多都是北京人,混的也都是国企单位,只是图个清静而已。

一个人到底要有怎样的自信,才可以一直给自己加油打气让自己走很远?一个人到底要有怎样的勇气,才可以毕业后在陌生的城市,面对茫茫的未知,蒙着眼摸索前行而且一走就是五年?你要拿甚么对向前走的自己去鼓励说,你可以,你一定行?

我没有那末多的勇气和能量。

2008年,那年我毕业整五年,五年对他人来讲是一个成熟的进程,对我来讲,却是一个一直迷茫纠结的进程。我找不到自己的位置,我不知道做些甚么,甚么才是我的善于,在这个城市我看不到希望和未来,我乃至一度很怕,怕再过一个五年,我照旧还是一个月薪五千的穷光蛋。

人生最纠结的事情不是你甘于平淡,而是你明明不希望平凡却不知道未来应当怎样办。

这类迷茫,就好像在浓得看不见前方的大雾里穿行,磕磕绊绊,你想一直向前走,却又怀疑自己一直在原地打转。

我说那句话的起因是由于不知道谁提起了一个话题,你的梦想是甚么?

有人说梦想是买块地,自己过着美好的田园生活。有人说梦想是可以辞职去周游世界。我说,我的梦想是希望有一天公司可以给我开到年薪十万,然后我就能够在那工作到死。

我听到有的人笑了起来,我知道那笑声背后的意义,就好像一个富人在说远行说志向的时候,忽然听到一个穷人说,最大的理想就是可以吃上一碗白饭一样。

我知道,在他们看来,也许这算不上是一个梦想。

我不知道今天的你如何看待年薪十万这个价码,由于随着通货膨胀和见识的增多,你会对数字愈来愈不敏感。就好像我才来北京的前两年,买一件五百块的棉服都要纠结半天,而现在觉得好一点、厚一点的衣服不可能会有低于七八百的价格。每年看到毕业生投递的简历,期望的薪资待遇从过去的不足两千变成了两千多、三千多,如今应届毕业生已开价四千多或五千了。

有时候真的不知道究竟是人愈来愈值钱,还是钱愈来愈不值钱。

年薪十万在我当年的概念里是月薪八千多,八千多的工资同等于当时公司里的高级经理或副总监,我当时就想,那个职位或许是我要努力拼搏很久才有机会去碰触的吧。

2009年,由于金融危机致使公司效益下滑,好几个大客户都紧缩了广告运营预算,很多小客户则直接取消了广告业务,作为服务商的我们直接面临的问题就是裁员。

我很荣幸的没有被裁掉,但是本来的部门人员解散,我被调去了公关部。

那一年,我30周岁。

一切都要重新开始。

我历来没有接触过公关行业,我不懂任何公关术语和流程。

我在活动现场就像个傻子一样,不知道自己应当干嘛,像个等待指令的木偶,任何人都可使唤我。

我在现场找不到自己可以发挥价值的地方。

部门同事把所有现场履行、看场子的活都交给了我,我全年没有休息日,由于很多客户活动都是在周六、周日、节假日、晚上完成的。

我从甚么都不懂,到开始懂一点点,到最后一个人操盘。我从一个内向型的人逐步变得外向。

我本来是一个不爱说话、存在感很弱的人,但是职业要求我必须要说话,而且是不停地说。一个五百多人的客户报答活动,只有两个人负责,一个人负责室内,风吹日晒的室外固然是由我这个新人负责,我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不停地接打电话,桌椅到位了没有?餐饮到位了没有?供应商的服务人员到位了没有?模特礼仪到位了没有?饮料水果到位了没有?乐队演奏到位了没有?

桌椅到位了要立刻安排摆放位置;餐饮到位要交代冷餐发放的时间和每组的顺序,对一个一天的活动,发放节奏是很关键的;礼仪模特要进行基本的流程培训,谁拿证书,谁拿红酒,乐队就位要开始进行音响调试,现场每个环节流程都需要你不断地去对接。()这期间最要命的是,你要随时恭候客户新的调剂指令,不管对方的职位大小,你都要应变自若。

每一个客户不管专不专业,都想发表点自己的意见,比如鲜榨果汁不够甜,冷餐造型不美观,桌布配色不好看,为何没有桌花等等一系列鸡毛蒜皮的小事。这些都会让我觉得很崩溃,最可怕的是你要随时百分百接受客户耽忧的情绪,解答他们的担心,抚慰他们不安的情绪。

那一年多的时间里我的手机24小时开机,每次接电话不管任何情况,都可以保证是一声足够元气阳光般的问候。

我三十周岁的生日是在繁忙的活动现场度过的,那一天几近是鸡飞狗跳状态频出:先是室外的小型音乐会,附近的居民带着孩子看到有活动就来蹭吃蹭喝;以后是一个熊孩子非要钻过警戒带去喷泉池顽耍,最后掉到水池了,然后熊孩子的家长就冲出来不依不饶索要赔偿;最后好不容易处理好了突发状态,室内开始的青花瓷赏鉴活动又状态频出,两个家长由于孩子相互争抢白瓷胚而大闹,大人之间产生了口角,其中一个还差点撞烂了前来展现的珍贵的展品。

晚上十点半完全收工以后,我打车回家看了看手机才发现原来今天是自己的生日。

我在小区门口楼下小吃摊点了一碗青菜面,要求老阿姨帮我加一个荷包蛋。我对自己说,你看,过了今天你就真的完全三十周岁了。这些年你忙忙叨叨到底为了甚么呢?

每次在面对社会和外界的变化,你都把头埋得低低的,唾面自干。

你总觉得人生看不到希望,就好像溺水一般拼命挣扎,然后……到了今天,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?

你其实不知道未来还要走多远,你也历来不敢去奢望自己这辈子可以赚多少工资。

那末人生也好,活着也好,这意义究竟是甚么?

你一直都希望可以做自己,可你真的知道自己要甚么吗?

你觉得你每走一步都身不由己,都谨慎翼翼非常惧怕,你以为你会被这个汹涌的洪流冲走,可是你看,事实证明你到哪都能扎根,活下来,对吗?

如果说毕业的六年里,生活历来没有给予过你任何机会和道路的话,那末最少它教会了你一套活下去的本事,它让你在窘境眼前变得极度谦卑,它让你明白生活的辛苦、不如意,和任什么时候候都不要忘记付出。

也许你可能注定就是一枚杂草,在这个高楼林立的大城市里永久没有出头的那一天。

哪怕年薪十万对你来讲一生都只能是一个梦想,但是带着这个梦想活下去,终究也会有心愿达成的一天吧!

三十岁,是人生的一个分水岭,你不能再任性,不能轻言放弃。

这是你的人生,你总要学着坚强,学着坦白,学着面对。

那天,路边摊的灯光昏暗,吃饭的只有我一个。老阿姨已在整理东西准备收摊,我看着热火朝天的长寿面,自己对自己叨咕了很多,以后在心里默默许下了一个欲望,从今天起忘记年纪这回事,忘记生日这回事,心愿不达成绩不吃这代表成长的生日面。

从那天起我改变了很多,也开始思考很多,包括人生与未来。

我把被动的改变变成了积极的转变,如果生活需要我变成甚么模样,那末我就索性去试试看。

我开始把工作当做乐趣,尝试着把压力化解。

我开始在备场前尝试着放松精神,乃至从咖啡师到礼仪我都可以从容地打个招呼,开个小玩笑。客户开始对我觉得放心,来宾能够在这里尽兴,活动能够美满成功,这都是我最想看到的。

我没那末多时间沉醉在负面情绪里,开始晓得自我调理。

我不再刻意辨别自己的周岁、虚岁,统一把虚岁当作了真实年纪,只是由于听人说,虚岁是算上了你在妈妈肚子里的那一年。

那是宝贵而伟大的一年,我应当尊重它,并且认可它的存在。

三十四岁那一年,几个朋友一起庆祝我的生日,我这才发现,原来不知不觉中我已实现了当初的“心愿”。原来以为高高在上的十万年薪,现在看来只是一个小小的山丘,不过如此啊。

只要你一直在行走,你就会看到更多更美的风景,所有的弯路和目标都有它存在的意义,没有过去的那些曲折,就不会有今天的心态与能力。

向前走,哪怕你看不见光亮,哪怕你不知道方向,只要你不停下,总会走到曙光来临,走向光芒万丈。

摘自小川叔《扛得住,世界就是你的》